我们为什么要写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| 何兰生

2021-09-09 08:11:52来源:未知作者: admin阅读量:

我们为什么要写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| 何兰生

对一段大历史的温情凝眸

——我们为什么要写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

 

我们知道,我们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。但在难忘的庚子年,在这个世纪第三个十年不寻常的初端,我们可能尚未真正知晓它的深沉奥义。也许,15年后、30年后,当我们忆起现在正在做的事,遥想惠新桥下那一片灯火,回味那山山岭岭的一路征尘,我们可能才会感叹:那个鼠年,我们没有辜负历史。而现在,鼠去牛来,国运如虹,脱贫攻坚圆满收官,我们也收获了一部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。欣慰之余,虽然我们对大历史的担承自觉还朦朦胧胧,但一个朴素的念头始终在心头萦绕:我们要为农民做点什么,我们要为历史留点什么。

 

我们都是农民,起码我们往上数都是农民,我们身体即使没流着农民的血液,我们精神都刻着农民的烙印。所以,我们见不得农民受贫,不忍视农民受困。

 

中国以农立国,漫漫封建时代,主流价值都把农民排在阶层排行榜的首页,把为农立命立言作为道德文章的头条。为什么?不是对农民有多爱,是因为农民太重要、离不开。没有农民,太仓之粟谁来供?没有农民,率土之滨谁来守?没有农民,皇权天下终是空。农民理论上被抬到天上,但现实中却卑如尘土、贱似草芥,任人踩、任人割。荒年衰岁,是“老羸转乎沟壑,壮者散而之四方”的生死无常;世乱兵凶,则是“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”的至暗至惨。农民是治世的刚需,是乱世的负担,常世是养育者,末世是掘墓人。所以,历朝历代需要农民,也嫌弃农民、害怕农民,从不会真正为农民着想、真正对农民负责。农民不论是被“嘴上”供着,还是被“脚下”踩着,其命运始终脱不了一个“贫”字,离不了一个“困”字。
什么时候农民能摆脱“贫”、离却“困”?这是中国数千年解不了的难题、走不出的死局。每一个朝代都在这难题中深陷,在这死局中挣扎,唯一的不同是程度的深浅。如果没有开天辟地之力,没有惊天动地之举,则数千年的治乱循环、因果相连,旧局依然是旧局,戏码到底还是戏码。而农民,则始终蜷缩在泥泞中,成为被践踏的对象。
开天辟地的时刻终于来了,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为百姓而立的政党诞生了。电视剧《觉醒年代》戏剧化地再现了这一历史片段。面对满河堤的灾民,两位创党领袖相誓:“为了让你们不再流离失所,为了让中国的老百姓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,为了让穷人不再受欺负,人人都能当家作主,为了人人都受教育,少有所教,老有所依,为了中华民富国强,为了民族再造复兴,我愿意奋斗终生。”这是一个政党对人民的誓言和约定,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纯粹初心。

 

这初心浸润在“站起来”的豪迈之中,这初心流淌在“富起来”的自豪之中,这初心充溢在“强起来”的自信之中。亘古以来,有谁真的在为劳苦大众的福祉着想、为改变农民的命运奋力?只有中国共产党人,念兹在兹地为着农民!历朝历代,哪个政府不是在“救急不救贫”?谁要说救贫,说让普天下老百姓都摆脱贫困,表面上可能称誉你“为生民立命”,心里肯定在贬抑你是“清流误国”,说你好高骛远、吃力不讨好。因为在他们眼里,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”,穷人就是穷人,出力流汗的永远是出力流汗的。青史昭昭,唯有共产党人坚守初心,以党之信,以国之名,公开向贫困下战书,庄重地向人民、向历史、向世界作出承诺,而且是可检验的、明确的承诺。
这份承诺,关乎人民感度,涉及历史定位,见于国际观瞻,甚至对赌了一个国家的信用和自信,押上了一个民族的气运和精神,这是一个只能赢不能输的弈局,平局不行,小赢也不行,必须是坚决地、毫无争议地赢!这是历史大赛的局点和赛点,拿下这一局,才会有下一步。有了脱贫才有小康,有了小康才谈得上15年后的基本现代化、30年后的现代化强国,才有乡村的全面振兴,才有民族的伟大复兴。
这是古今中国人三千年一脉相承的梦想和逻辑,也只有在这个时代,农民才得以真正地摆脱贫困。这才是脱贫攻坚的特殊意义和特殊所在。
 
历史终将记下脱贫攻坚这八年。在21世纪异常复杂的第二个十年,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与中国复兴之全局历史性地碰头。一方面我们要妥善应对变局下的挑战、积极寻取变局下的机会,努力创造变局下的新局;一方面还要心无旁骛地聚焦自己的事、做好自己的事、把自己的事变成自己的势。而脱贫攻坚,就是“两个大局”背景下的先手棋。

 

历史往往只有回头来看,才能领悟其深刻。而真正的历史性抉择,并不一定一开始就石破天惊,甚至当巨变开始的时候,平常人还只道是寻常。而脱贫攻坚,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寻常最奇崛的历史性布局,其深刻意义,只有在“两个大局”背景下,才能真正体会。时至今日,在脱贫攻坚完胜之后,在双循环战略开启之际,在“第二个百年”开局之年,我们可以想象,如果没有完成脱贫攻坚,我们双循环的基础何在、本钱何在、信心何在?我们又怎么能在变局之下顺利开展“第二个百年”、怎么全面推进乡村振兴、怎么在后疫情时代办好自己的事、怎么在复杂的国际斗争中立于不败?这是难得的八年,这是抓住机遇的八年,这是历史性的八年,有了这八年,我们今天自信的底气更足了,我们应对的能力更强了,我们创造的动力更劲了。脱贫攻坚的意义,怎么估量都不过分!
脱贫攻坚这八年,是全党全国动员的八年。脱贫攻坚成为最高领导人心中最挂念的事,习近平总书记每到一地必看农村,跋山涉水必进农户,走到哪儿都念着农民,在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,都留下了总书记的足迹,传诵着总书记的声音,践行着总书记的指示。正是在总书记的率先垂范下,五级书记、千千万万扶贫干部横下一条心,不破贫困誓不休。正是由于这种巨大的合力,我们才能在这短短的八年,实现了近一亿人口的脱贫,创造了人类反贫困史上的奇迹。
如今,数千年解决不了的历史难题解开了,历朝历代走不出的死局打破了,一个新时代的新局豁然开朗了。
 
面对这一历史性时刻,面对亘古未见的巨大创举,面对上下一心的空前凝聚,面对“政府过紧日子、也要紧着贫困农民”的决心气度,面对1800多位同志永远定格在脱贫攻坚战场的牺牲,我们,作为一个服务三农的主流媒体,我们该怎么做,我们又做了什么,这不仅是一份政治担当、历史自觉,也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绕不过去的一个情结、始终放不下的一份情怀。
感谢时代,感谢历史。农民日报因农而生,缘农而兴,我们发展的曲线始终与农民的命运脉络相契合。脱贫攻坚这八年,也是我们践行使命、奋力进取的八年,我们在投身脱贫攻坚战中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提升、完成了自己的品牌优选。我们在《七论三农中国梦》《七论乡村振兴》《九论农业农村优先发展》中,解读三农的国之大者、荦荦大端;在《五大理念新实践》《新时代三农启示录》中,欢呼三农的历史性成就;在《小康之年,三农怎么干》《新征程,三农怎么干》中,明晰三农的发展路径;我们还在《梦开始的地方》《中国农民礼赞》《千万工程赋》中,描绘三农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;我们更在《总书记到过的村庄》《牢记总书记的嘱托》中,感受三农的历史性机遇和历史性变革。我们不负时代,不负韶华。

 

但我们还是觉得缺少了点什么。我们不缺脱贫攻坚的历史经纬,我们不缺脱贫攻坚的宏观视野,我们也不缺对脱贫攻坚的微观烛照,但我们缺了对一段大历史的温情凝眸,缺了对大历史本身的深情记录。一句话,我们缺少对伟大历史的情感书写,我们得为未来史稿留下一份接地气、有烟火气的第一手材料。
这就是我策划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的思想与情感的逻辑起点。为此,我们组建了14个采访小分队、集合30余名记者,深入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,意图把视野投向各个片区的前世今生,以普通农民生活变迁为主线,以片区历史、地理、文化为背景,努力聚焦片区脱贫攻坚的奋进征程、拼搏过程和情感历程,力图折射整个脱贫攻坚的奋斗史、心灵史和精神史。这是我们的新闻理想,也是我们的职业使命。是否实现了策划初衷,请读者评说。摆在我们面前的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,就是我们对历史的一份交待。

 

岁月水波相逐,历史川流不息;一朵浪花就是一条河流,一粒沙子就是大千世界。当30年后,我们实现了乡村全面振兴、民族伟大复兴,请不要忘记30年前的脱贫攻坚,请铭记那个时代的伟大贡献!也许在那个时候的某一天,当你徜徉在美丽宜人、业兴人和的乡村,想了解脱贫攻坚那段历史,你可以看看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。

相关文章

  • 我们为什么要写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| 何

    我们为什么要写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| 何

    我们为什么要写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| 何兰生 对一段大历史的温情凝眸 我们为什么要写《特困片区脱贫记》 我们知道,我们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。但在难...

    阅读: 169

热门文章